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中二每月一犯
祖母的廚房吃得太撐決定消消食,從北新橋開始遛達.不知什麽原因便道臺階下有很多水,伴隨著一股微妙的臭氣一直在流,一路走過去,幾家商舖門口的水管是細流,罪魁禍首是一家美容院門前的粗水管,往外噴著水跟一小河似的截斷了整個便道,便道臺階下的積水也的根本跨不過去,這水還有味就算穿拖鞋的人也不願意趟過去,勉爲其難的只能從兩家商舖的隔離花壇上過.想起昨天才看了帖子説是北京市日用水量達到200多萬噸,媽的觸目驚心啊!不管什麽原因,内情況是浪費水污染空氣又給大家造成不便,出於僅存的一點責任感當時就撥了非緊急救助中心的電話詳細説了位置和狀況.
晚上有個電話對方親切的稱呼我“大姐”,其實是維修工(?),但我不知道就問了下,老爸警覺的以爲是騙子,一直嘮叨著叫我掛電話.難道我會跟一個騙子以這種態度持續對話嗎?就這麽低估我的智商?撂下電話後得到的就是“跟你有關係嗎你就管!”作爲一個人,有責任感難道不對嗎?作爲一個市民,為我所生活在的這座城市著想有錯嗎?就算我做的事r沒多高尚但至少也不缺吧.就嫩麽窄一花壇,只能單向一人通過,來來往往嫩麽多人排隊爬花壇,有礙觀瞻也影響市容啊.修水管我不會,但至少打個電話反應給有能力的人還是能做到的.
不知道我爸媽是怎麽看我的把我當什麽了,我活了20多年,雖然吊兒啷噹沒個正形多數時候不太正經,但還是知道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做的每件事以及所帶來的後果,我有判斷力的好嗎,我不是衝動的傻子好嗎,你們總不能一輩子每件事都教我該怎麽做吧.也許我爸曾經也正義過,但現在他老了,安逸平靜什麽的或許是他想要的,但至少我老的時候不想回憶起年輕的時候有太多的愧疚.所以有些事r不管別人是誇你了還是說你事r逼,自己問心無愧就好了,還是我的準則:“做人得對得起自己的心.”


其實還想說,不如大家捫心自問,在抱怨這個社會冷漠退化的同時自己有沒有責任.


22:12 [繼續説]我的放射綫
| comment 0 |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