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小珊迪
從小到大,這是唯一一篇我記得的課文.
内會儿因爲覺得小珊迪太可憐了,哭了好幾回.
後來一次語文課,老師叫大家role play,
俺青梅竹馬的"星矢哥哥"半躺在兩張椅子上,居然對小比利説"我的好弟弟,我死了你怎麽辦呢?"


故事發生在愛丁堡.
有一天,天氣很冷,我和一位同事站在旅館門前談話.
一個小男孩走過來,他身上只穿着一件又薄又破的單衣,瘦瘦的小臉凍得發青,一双赤着的腳凍得通紅.
他對我們説:"先生,請買盒火柴吧!"
"不,我們不需要."我的同事説.
"一盒火柴只要一個便士啊!"可憐的孩子請求着.
"可是,我們不需要火柴."我對他説.
小男孩想了一會儿,説:"我可以一便士賣給你們兩盒."
爲了使它不再糾纏,我答應買一盒.可是在掏錢的時候,我發現身上沒有零錢,於是對他説:"我明天再買吧."
"請您現在就買吧!先生,我餓極了!"男孩乞求道,"我給您去換零錢."
我給了他一先令,他轉身就跑了,等了很久也不見他回來,我想可能上當了,但是看那孩子的面孔,看那使人信任的神情,我又斷定他不是那種人.
晚上,旅館的侍者説,有個小男孩要見我.
小男孩被帶進來了.我發現他不是賣火柴的那一個,但可以看出是那個男孩的弟弟.
小男孩在破衣服里找了一會儿,然後才説:"先生,您是向珊迪買火柴的那位先生嗎?"
"是的."
"這是您那個先令找回來的四個便士."小男孩説,"珊迪受傷了,不能來了.一輛馬車把他撞倒了,從他身上軋了過去.他的帽子找不到了,火柴也丟了.還有七個便士也不知哪去了.説不定他會死的......"
我讓小男孩吃了些東西,跟着他一塊儿去看珊迪.
這時我才知道,他們倆是孤兒,父母早死了.
可憐的珊迪躺在一張破床上,一看我就難過的對我説:"我換好零錢往回跑,被馬車撞倒了,軋斷了兩條腿.我就要死了.可憐的小比利.我的好弟弟!我死了你怎麽辦呢?誰來照顧你呢?"
我握住珊迪的手,對他説:"我會永遠照顧小比利的."
珊迪聽了,目不轉睛的看着我,好像表示感激.
突然,他眼睛裏的光消失了.他死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7:04 [浪漫飛行]淨琉璃
| comment 0 |

活着真不容易
兩天之後我終于知道這個人還活着.

"胃難受了兩天剛活過來"
'我覺得你每天都在和病魔作鬥爭,永遠活在死亡邊緣"
"我容易嗎我我活着真難我"
"你活的真驚險"

上週五晚上散步回來,院子裏充斥着一股濃重的煤氣味r.
我不是個怕死的人,但實在不想自己死得那麽冤枉,或者説是死的那麽難看.
我對其中一家抱有百分之二百的懷疑,内家人也不確定這味r究竟是不是自己傢傳出來的,
於是他們傢的男主人無視了我的生命,毅然決然的做了一個動作,點燃打火機...
我操,嚇得我當時就不會動喚了.
有時候我就想,爲什麽有的人英年早逝,像這樣的人居然還能活着?
爲什麽爲什麽爲什麽???

我住在一個每天生命都受到威脅的院子裏,太刺激了!

22:26 [繼續説]嘻哈王道
| comment 0 |

5.21
沒想到老媽退休之後又迎來了她工作的第二春---返聘.
雄厚的退休金+工資,就像夜裏的一盞明燈,蒼茫大海上的一座燈塔,完全指引了我和老爸前進的方向.
這之後我見天r的念秧r,熱切盼望着能給我漲點r零花錢,緩解我近倆月以來的經濟危機.

我無所事事的消息不脛而走,於是做論壇,幫忙賣東西這種雜事蜂擁而來.
我把能推的都推了,但唯獨有一件最痛苦又偏偏推不掉的事r.
珊寶r把她最重要的"魚鈎"交給了我,再三叮囑要在61之前完工.
説起這個"魚鈎"真是太有歷史了.本來有機會作它主人的前兩任最終都被珊寶r給踹了.
想想現在這小子,丫簡直是太有福氣了,
一個美女送出去的禮物背後又隱藏着另外一個美女.
不過我心裏挺懊韜的,反正我是絕對不會把辛苦綉出來的東西拱手就送給了一個男人.
綉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圖TM什麽啊?!
要真是送好朋友我也認了,這還是一個和我毫不相干的人,一個男人.
我非常嚴肅地告訴珊寶r,如果和這個男人分手了一定要把東西要回來,
甭顧什麽臉面,就跟丫説我們這東西代代傳.
21:31 [紙飛機]篇r
| comment 0 |

你的狗糧分我一半
偏偏在一個不合時宜的時候大爺説要履行三年前他的話,請我和老楊吃飯...

老楊最近減肥,我是被青春痘弄的焦頭爛額,每天在發狠中度日..
誰能想到我23嵗才迎來青春期...太搞了!
今天又去了趟醫院,謝頂醫生一口咬定是我不忌口才讓痘越長越多,
辣的甜的油膩的都堅決一點r不能吃,就連喝粥擱個糖都不行...
晚上還得十點就上床睡覺,真不是我風格.
我的人生怎麽能慘到這個地步啊!也忒慘了!
以後的生活中只剩下咸和苦了,終日與黃瓜西紅柿湯藥共舞...
我捧起桃桃内張狗臉,唱著"你的狗糧分我一半".
這傢伙MS聽懂了,看看我又回頭看看自己的飯盆...

老楊叫我跟大爺商量好吃什麽告訴她.
大爺很是憤怒"這還怎麽商量啊!她排除主食,你排除甜點和肉,都他媽排除了!"
看來只能來杯冰水了,還不能加檸檬片...
幾個方案被推翻后,最後的最後決定還是Pizza Hut,老楊吃餡我吃餅...
安排得真好.
20:10 [紙飛機]篇r
| |

Knut
........ω

23:25 [浪漫飛行]薔薇城堡
| |

獻給逝去的你
若是人永遠都不會長大,永遠都是個無憂無慮的孩子,
那麽所有人都會幸福,所有人都會快樂,所有人都會笑得一臉純真.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笑起來很好看的人,
因爲覺得有著溫柔笑容的人,内心也一定溫暖的如春天的陽光,像他.
可是那個溫柔的人現在到底哪裏去了?
是在雲的另一端,還是在人世間某個不爲人知的角落,抱著他心愛的吉他,
抑或是他就在我的身邊,從來都未曾離去.....

我在日記里寫,總有一天,我會到天堂去陪你.
但是你投胎了怎麽辦呢?你還會有來生,
當我老的邁不動的時候,而你卻投了胎,我怎麽辦?
我不要忘了你的身影,不要忘了你的聲音,不要忘了你的一切一切.....我傻嗎?
我看著日記本,悲傷的笑了.

一直覺得,活下來的人要生活得更好,因爲帶著死去人的希望.
我想他希望的是他愛的人可以望著雲朵幸福的笑,
而不是對著天空悲傷的掉眼淚.

我總是對自己說,他只是去環球旅行了,
總有一天會回到我的身邊,從新彈起那把絢麗的吉他.
我向上帝祈禱,祈禱著這一天的到來.
23:25 [浪漫飛行]薔薇城堡
| |

會有天使替我愛你
1994年5月1日14點18分,F1聖馬力諾大獎賽伊莫拉賽道第七圈tamburello弯道,時速三百公里的FW16突然脫離了既定跑道了,車體激烈的搖晃很快穿過砂石地筆直猛烈的朝堅硬的混凝土護欄上撞去,在一聲沉重的巨響中支離瓦解:FW16車身局部穿透鐵絲網散落外墻,賽車彈回跑道,車體碎片散落跑道,右前方支撐輪胎的懸吊機柱从賽車上分解飛上半空,當時車上的方向盤咬死無法動彈,Senna的頭盔面罩被不明物体刺破,穿透頭盔刺進Senna頭盖骨,面罩碎片散落在車禍現場,那个黄色的頭盔無神地垂落一旁,鮮血在狹窄的單座車艙里急速蔓延.....頭顱創傷、動脈爆裂,輸血、氣管切開和心臟按摩都只是杯水車薪,在緊急運送這具靈魂正在悄然離去的軀體前往鄰近的博儸尼亞医院的直升機上,鮮血从他的鼻子、口腔、耳朵湍湍流出,手術已無濟於事,两小時之后進入了深度昏迷的塞納踏上了他人生的最後一程,為他行臨終礼的教士説他烏的雙眸似乎從未熄滅.死亡時間——1994年5月1日18点40分.

我痛恨那個時間,痛恨那個五一..
我不敢看内些事故現場的照片,心就像被手用力的攥住一樣..
我無法接受,我怕我會哭,我怕我停不了..

"如果死亡降臨,那就讓它突如其來、無法抗拒、徹徹底底,我可不願在一架輪椅里殘度餘生."
上天聽到了,所以他帶走了你..
有時候我就在想,抱著熱情的離開,懷著理想的離開,帶著這份執著離開,也許是幸福的,至死不變..
你在天堂幸福嗎?
是不是繼續著你所熱愛的賽車事業?
是不是還在為了冠軍奮不顧身?
是不是也有很多追隨你的車迷?
等我上去了,也要和他們一樣,看你盡情的馳騁,為你呐喊,為你加油,為你的勝利興奮的不能自已.
所以我不會哭,不管你在哪裏,只要你幸福,我就不會哭.

我很想你——Ayrton Senna Da Silva




23:45 [浪漫飛行]薔薇城堡
| |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